非观赏性盆栽_茉无声

这里盆栽茉无声,头像是松子给的小恶魔奥利,是个人私设
APH伊厨全员厨,主推黑白伊,伊双子,其余杂食,不吃红色味音痴任何CP向
老年人一个,佛系养生试图文画双修
绑画是松子!

【APH天使组】再后来

*海盗英X服务生伊
*时代背景可能是十八世纪
*ooc注意,瞎写的完全没有逻辑
*是测出来的梗

    “您好,先生?”费里西安诺按了房间的门铃传话,确保不是恶作剧,“是您要的威士忌对吗?”
    “是!”房间里的人似乎很不耐烦的样子,费里西安诺也不愿意多说些什么,打开门把酒送了进去。
住在这个房间里人是一位金发碧眼,有着夸张粗眉毛的青年,正坐在床上看书,看起来和费里西安诺差不多大。每次费里西安诺遇到与自己差不多大却能住到最好房间的人的时候都会感叹一下,这个世界上有钱的人比他想象的都还要有钱。
    费里西安诺是游轮上的服务生,因为一直很兢兢业业,所以现在被调去管头等舱的几个房间。
    “需要帮您打开吗?”
    “不用,你放在那就行了!”
    果然很不耐烦的样子。费里西安诺不敢多说点什么,就把威士忌放在了床头柜上,准备走了。
    “你叫什么?”在费里西安诺走到门口正准备开门的时候,他叫住了费里西安诺。
     “瓦尔加斯。”费里西安诺有点慌,他不知道这位先生要他的名字是要做什么,他比较担心会被投诉,虽然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之类的,不过那样的话他这个月的工资就很危险了。
    “全名叫什么?”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请问先生您还有什么事情吗?”天呐,这可别是个闲得慌于是想投诉人消遣的纨绔子弟。
    粗眉毛先生盯着他看了好久,然后摇了摇头:“没事。”
    希望是真的没事,费里西安诺提到嗓子眼的心脏勉勉强强是落了回去。

    游轮是前往美国的,海路并不是很安全。
    现在是夜晚,客人们都在甲板游玩,不去甲板上的人很少,毕竟待在房间里很闷,也很无聊。
    不过那个金发碧眼的粗眉毛先生总是不出来,经常一个人闷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偶尔会要一瓶威士忌,不过基本上他都不会喝,或者只喝一点点。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去送酒的时候,那个先生看他的眼神总是很奇怪的样子,就像是在看一个很久没见的老朋友那样。
    很久不见的朋友?他相信自己和这个贵家公子绝对没有任何交集。
    后来费里西安诺会收到小费,再后来 那位先生给了他一枚翠绿宝石的戒指,说是感谢和临别的礼物。
虽然感谢他也知道……不过他觉得自己实在接不起这么贵重的礼物,至于临别的话,明明现在航行才过一半。
    费里西安诺想起了以前船长跟他说过,哪些海域很容易遇上海盗。

    “船长,我有事情要汇报!”
    等船长叫上了船上的安保到那房间去的时候,那位先生已经不见了踪影。
    “船长,三点钟方向有不明船只靠近!”
    “报告船长,发动机坏了!”

     海盗船劫持了船上的富家子弟,费里西安诺看到了那个金发碧眼的粗眉青年站在海盗船船头上指挥着手下的海盗们。
    之后费里西安诺几乎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海盗船长的青年接他上船之后并没有像对待那些人质一样对待自己,而是很平常的招待了他。

    “我是亚瑟·柯克兰,看来你不记得我了。”海盗船长是这么跟他说的。
    费里西安诺确实不记得自己曾经有没有过这样的朋友,而亚瑟也不在意他是否还记得,就将他送了回去。
     之后再之后,费里西安诺失去了海上的工作之后,就在老家找了旅店的活计,旅店的老板是和费里西安诺长得很像的南边的人,性格稍微有点火爆,不过也很照顾费里就是了。
    在那之后,他再也没见过亚瑟,很久很久以前他们或许认识,但是费里西安诺早就不记得了。

————————
真的瞎写的!本来脑洞很长但是想咕咕就缩得非常短了!
其实设定是费里小时候和亚瑟见过,当时亚瑟家里人带着亚瑟过来的时候和费里一起玩过,亚瑟被哥哥们欺负的时候是费里保护了亚瑟←纯属脑洞。
大概就是这样的故事吧。
希望看到这里的人看的开心。

【Dover】塞壬与海玫瑰

*异世界设定

*Dover的故事,海上的盗贼与来自海底的女巫,大概算是养成系吧……CP向可能是仏英

*妄想注意,ooc注意

————————————

    塞壬一族居住于与世隔绝的孤岛上,他们过着自给自足的悠闲的生活。
    老人们常说,只要好好过日子就行,离开小岛只有强大的女巫才做得到。
    然而偏偏就有人不想待在这个贫乏的岛屿上,这个人的名字叫做亚瑟·柯克兰,是一位心高气傲的少年,他一直想离开岛屿和那些家人,去看外面的世界,奈何他没有翅膀,没有人教他,他不知道如何成为女巫。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亚瑟在岛屿边发现了一艘并没有损坏多少的货船,而船上的人都不见了,想来该是某位食人的塞壬干的。
     亚瑟听说过,很久以前的族人都是这样做的,杀掉过往商船上的水手,夺走财物,吃掉那些人,但不知为何在某一天,他们停止了这样的行动,所有的财宝都被扔进了海里,那些船只也被劈了生火。
    而现在,只有一部分的塞壬还在这样做着,用天生的歌喉吸引那些船只触礁,夺宝食人,而被发现了的话,这些人都会被关进鸟笼里沉入海底溺死,以做惩罚。
    如果这是印在骨子里的东西,为何要伪善呢?
    亚瑟并不理解这些,但现在,他想他可以修好这艘船,然后离开这里了。
    少年组织了一批人,他们都是不甘于待在这座岛上,想要离开岛屿去外界的人。
    他们试着让船行驶,不过很显然,他们的第一次出海失败了。
    “嘿,塞壬,你是想出海吗?”亚瑟坐在礁石上翻着书册的时候,有一条人鱼突然趴到了他边上,吓得他差点从礁石上摔下来,人鱼一把将他拉住,“要我教你们吗?”
    亚瑟不知道这个人鱼要做什么,想要转身走人但是人鱼冰凉的手就这么抓着他的手腕使得他无法挣脱。
    “这样吧,哥哥我教你怎么用这个大家伙,你呢,就载我去东方的大陆作为报答如何?”人鱼朝着他眨了眨紫色的眼睛,那一瞬间亚瑟觉得自己陷进了水晶的漩涡之中,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好”字就脱口而出。
    人鱼摸了摸亚瑟有些杂乱的金色头发,像是在夸赞对方的乖巧,亚瑟有些懵,只是呆呆的看着对方,自己刚刚就这样被迷惑了,简直是不可思议。
    人鱼的名字叫做弗朗西斯,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身份,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从水面之上走,问他这个问题他就会避开。
    不过在弗朗西斯的指导下,这艘船终于缓缓离开了海岛,一望无际的海面让这些刚刚离家的少年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别担心,我亲爱的小海妖,我们会顺利到达的。”弗朗西斯朝着亚瑟露出了能够安抚人心的笑容,这或许就是人鱼的能力,只不过初次出海,船只摇摇晃晃的,亚瑟感觉胃里有些不适,便一直拉着弗朗西斯的衣角。
    弗朗西斯还不知道他是怎么了,正想安慰他的时候,亚瑟低下头,吐了他一身。
    “啊!哥哥的衣服,你这个小混蛋!”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不是人鱼吗,跳到海里去洗洗就好了啊!”
    “小混蛋,粗眉毛!”

    海上的生活有些过于乏味,弗朗西斯会给这些少年们讲一些故事来调剂,不过久而久之,这些故事也不再有趣。
    这些少年们学会了拦截过往船只劫取物资,因为他们带出来的东西并不多,而总是打鱼来吃也使他们感到了厌倦。
    弗朗西斯对此感到十分的无奈,他之前也想着制止,但是枯燥无味的旅行让这些少年们失去了耐性,他们不再乐意听弗朗西斯所说的话。
    “我说,你或许需要一点调味品?”弗朗西斯问站在船头的少年。
    亚瑟不是很理解他的意思,只是瞟了他一眼。
    弗朗西斯顿了顿,然后伸出手,一道水流从海面上升起,然后落入他手中,变成了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球。
    “……魔法?”
    “是,那么亲爱的小混蛋,你想学吗?”
    
    亚瑟在弗朗西斯的指导下开始学习一些简单的魔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魔法的咒语从他口中说出来之后都会变味,就像是最简单的闪光咒,他却能引起一场爆炸。
     不知道弗朗西斯是怎么想的,他居然会觉得亚瑟这种灾难性的情况是一种天赋,倒是教的更勤了起来。
    “喂。”某天,亚瑟突然问了,“你为什么总是教我这些奇怪的魔法?”
    这个问题,弗朗西斯完全答不上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简单的小戏法会在亚瑟手里产生这样奇怪的反应。
    “哦,我亲爱的小海妖,这是我对你的信任,这些魔法迟早能够用的上的。”弗朗西斯就只能这么讲了,毕竟他想不到别的什么理由来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简单的魔法到了亚瑟的手上会变成这样。
    亚瑟完全不会相信他,弗朗西斯只有说谎的时候才会套他的近乎,于是他一把拽住了弗朗西斯的头发,二人又在甲板上扭打了起来。

    然后某一天,真正的海盗船队袭来的时候,亚瑟给他们来了一发大爆炸。
    那个海盗头子不知道怎的就怂了,表示愿意跟着亚瑟干票大的,亚瑟并不知道这“干票大的”是啥意思,而这位海盗头子就把他的帽子和剑都给了亚瑟。
    于是就这样,亚瑟·柯克兰,我们的年轻海妖就这样荣升成了海盗头子,带领着船队继续往东方大陆进发。

    等到几个月后,船队在东方大陆停靠下来的时候,亚瑟已经是一个合格的海盗头子了,而他们的海盗团名声也越来越大,不过可惜,这个海盗头子还是有着晕船的毛病,停靠船只的时候摇晃的厉害,导致亚瑟一下船就吐的稀里哗啦的。
    “好了,粗眉毛。”弗朗西斯拍了拍刚刚吐完还没缓过劲来的亚瑟的后背,给他施了个能让他舒服点的魔法,“非常感谢你,哥哥我要去办事了,再见咯!”
    “喂,死胡子!你还没教我……”亚瑟还没说完,那条因为长途跋涉长了胡子还没刮的人鱼就已经不见了。
    就这么跑了吗?亚瑟感觉非但没有解脱,反而像是少了什么那样,空落落的。
    然后没等他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他的弟兄们就拉着他往酒馆去了。
    亚瑟毕竟还年轻,也不会喝酒,没两杯下肚就开始说起了胡话,船员们哄笑着打趣船长的酒品差。突然站了起来,连外套都没穿上就往外面跑了,是的,他要去找弗朗西斯,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就想找到他。
    他这般鲁莽的行径倒也没让大家不快,也没有人追出去,但是他却被来寻仇的人给跟踪了,由于喝醉了他也什么都不知道。

     弗朗西斯是来参加这一次的女巫集会的,顺便要拜访一位友人。
    弗朗西斯作为女巫,并不被家人支持,这是他第三次参加女巫集会,这一次他也是偷偷跑出来的,水里走容易被发现,所以他就想了从水上走的办法,好巧不巧遇上了想要离开塞壬岛屿的亚瑟,说实话,和那个不良海妖待在一起的这几个月也还是不错。
    “欢迎您,波诺弗瓦先生。”门口的侍者检查了请柬之后,打开了大门,摆出邀请的手势。
    然而弗朗西斯根本想不到,亚瑟会找到这里来,喝醉了的海妖少年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波诺弗瓦先生,这位是?”
    “啊……是个麻烦的小鬼啦。”弗朗西斯拍了拍亚瑟的脑袋,“粗眉毛,松手!”
    “我不!你要是又不见了怎么办?”
    “我不会消失的!”弗朗西斯叹了口气,这小鬼劲儿倒是不小,怪不得抓他头发的时候可疼,“哥哥我现在要去参加集会,可不能带着你,你要是想见哥哥我就在门口等着?”
    “你说好要教我不晕船的魔咒的!”
    “那个是唬你的啦!哎呀真的是……能不能麻烦你给这个小混蛋准备个休息的地方,啊……说起来,那几个家伙是跟着你来的?”
     亚瑟一脸懵的转头,才发现有几个提着刀的人朝着自己过来了,他木木的摇了摇头,然后朝着那帮人来了一发大爆炸。
     于是亚瑟就这么被放进了会场,新人女巫魔力不强所以没有收到请柬,但是如果有前辈带来也是可以进入会场的。
    这是亚瑟第一次接触到女巫的世界,进入会场后不久他就清醒的差不多了,就这么误打误撞的跟着弗朗西斯进到了会场里,亚瑟有些不知所措。
    弗朗西斯带着亚瑟四处逛着,给他介绍相熟的女巫,亚瑟就这么混进来了,有些不好意思和会场里的人交流。
    “弗朗西斯,你这是怎么教的!”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这位是人鱼一组的女巫前辈,是一位很棒的音乐家,“真是的,人鱼和塞壬的魔法咒语很多都是不一样的,你这是在误导一个人才!”
    总而言之,大家还是很欢迎亚瑟的到来的,慢慢的亚瑟也放开了,不再拘束着不敢说话。
    因为刚刚加入进来,女巫集会的决策他也没太听懂,集会结束后,弗朗西斯就带着他去见一位朋友,这位朋友是山林妖精,现在处于被通缉的状况,至于为什么被通缉,是因为与人类有了恋情,因此这位朋友连集会也不去,生怕被族人知道了踪迹,而弗朗西斯则会转告他集会上一些重要的事情。

    之后不久,亚瑟开始跟着罗德里赫学习正规的属于塞壬的咒语,就像当初弗朗西斯说的那样,他非常有天赋,很快他的排名就越来越高,也越来越独立,过不了多久,他就不需要罗德里赫的教学了,于是亚瑟开始了独自一人的旅行。
    而当初的海盗团已经不归亚瑟管了,是的,他不想管了,跟着亚瑟过来的伙伴们有的在东方大陆定居了下来,而有的就跟着当初的海盗团走了。

    然后不久之后的一天,在另一片土地上,有了一家据说是最棒的魔药店。
    “这不是胡子吗?真巧啊!”
    “不不不,一点都不巧。”弗朗西斯慕名而来,才发现站在柜台后面的是那个粗眉毛,“哥哥我要走了,下次再见了。”
    弗朗西斯转身要走的时候,亚瑟爬到柜台上,一把拽住了他的头发:“别啊,说好要教我不晕船的魔咒的呢?”
    “都说了那个是唬你的呀,快放手吧我的小少爷。”
    “我才不呢,做不出来你就别想走!”
    
————————————
Dover的故事终于写出来了,其中修改了不少次,就在想亚瑟的人生经历吧?算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海盗头子了。
山林妖精没有点明,是史蒂夫,与之相恋的人类是凯西。
大概就是这样的故事吧。
顺便系列名定好啦!就叫塔与摇篮曲『tower and lullaby』

【APH异色】诚如神所说『中』

*枕战组全员异色设定,带费里西玩

*血腥描写注意,角色死亡注意

上篇

------------------

    “大鼻子熊,你别妨碍我——”艾伦一脸不爽的看着跟着自己的人,维克多不知道从哪里刨了根水管作为防身的武器。
     在走向教学楼的路上,每当有人袭击他们或是怎么样的时候,维克多都会抢先出手把人踢远,至于是死是活就是另一回事了,不过看来维克多并没有抱着任何想要杀人的心思。
     但是艾伦不一样,他自从了解规则之后,就想着要做唯一一个从这里活着出去的胜利者,所以对于维克多的行为,他表示非常不满。
     “我可不是在妨碍你。”维克多瞟了一眼艾伦,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想参与进这种人间炼狱里。
      这两人一边争吵这一边向前走着,仿佛永无休止,他们也好像完全学不会合作那样,但又配合的很好,真是令人费解。
      “啊,是艾伦呢!”奥利弗带着一袋子的甜点和他的刀子下楼,刚好看到了争吵不休的二人,“还有维卡,你们没事真是件喜讯呢!”
王黯有点不屑的哼了一声,平时也不见得你和维克多的关系有多么要好,这个时候却这么一副熟络的样子。
      “啊,小黯,看来你没事,真是件好事!”维克多看到王黯之后马上露出了笑脸,王黯和他的关系不错,可以说是很好的友人和邻居了。
      “维克多同学,看来上帝有祝福你。”王黯朝着维克多笑了笑,奥利弗做的甜点特别多,现在他手里拿着好几个袋子,有点不太方便行动。

     “喂,安德烈你一定要撑住啊。”弗朗索瓦和尼古拉斯二人搀着流血不止的安德烈,朝医务室走去,在他们三人分散行动去找武器和出口的时候,安德烈似乎遭到了袭击,等他们发现的时候情况已经有些不妙了。
     “可以……不用救我了。”安德烈摇了摇头,他觉得这样已经没有救了,胸口被子弹打穿,每呼吸一下都锥心刺骨。
     “你还有救。”弗朗索瓦喘着粗气,有些不顺畅是说道。
作为最糟糕也是最重要的伙伴,无论如何,救他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卢西安诺从窗户往外眺望。
      果然是人间地狱的景象了,血流成河的样子,卢西安诺皱了皱眉头,到底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呢?
     “卢西安诺君,我们现在要出去了。”本田葵看了看时间,“我想这个时间也死了不少人了吧?”
     “计划里的坐享其成吗?”卢西安诺抛着自己手里的小刀,看着二人。
本田葵点了点头,几人整顿了一下自己的武器,打开了教室的门,外面比他们所想的更加狼藉。
     本田葵看起来似乎异常的冷静,仿佛对这种场景见怪不怪了一样,卢西安诺对此很是不解,本田葵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来自日本的高中生。

     费里西安诺和弗拉维奥一起到了天台上,天台一般是封闭的,弗拉维奥也不知道费里西安诺是从哪里拿到的钥匙,或许是在哪位已经死掉的老师的抽屉里翻出来的,总而言之天台上是安全的。
     “先在这里避避……”弗拉维奥舒了口气,坐到了一边,拿出手机又开始尝试打电话,这次信号居然稳固了。
      费里西安诺把天台的门关上后,将钥匙丢了下去。

     “哦,亲爱的卢恰,你没事真是个好消息。”
     “谢谢,你没死也是个好消息。”卢西安诺用略微带刺的语气对电话那头的弗拉维奥说道,那边还能听到另一个声音,“那边的是谁?”
      “是费里西安诺先生,那个新来的美术老师。”
      “看起来你和他关系不错?”
      “并没有,我只是顺手救了他罢了,我们现在在天台上,你要过来吗?”
      “不了,我有事要做。”卢西安诺直接挂断了电话,而后与本田葵、爱因斯二人商量了一下,便往着楼下去了。

      『距离上课还有十秒,请同学们做好准备』
       当上课铃响起的时候,整个学校已经是一片寂静了,这里还有多少还活着的人?他们都不清楚。

----------------------------------

咸鱼式更新,写的太慢了,下篇应该会很长很长很长

费里西ooc了

『如果他们是女孩子?』

异色伊双子的性转,胡乱妄想的产物。
如果弗拉是姐姐,想必卢西会变成一个姐控?虽然嘴上说着才不关心姐姐,实际上却会给姐姐定期挑各种小礼物?
如果卢西是妹妹的话大概会让弗拉哥哥操碎了心吧?总是调皮捣蛋的女孩子今天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电话也不接害得弗拉只能在家里一个劲担心,就怕她出点什么事。
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总觉得他们怎么样都很可爱呢。

人体与服装有参考


『天,这是什么?我觉得这可不是Gelato,它看起来有点像我的笨蛋弟弟!』

『这是什么?它看起来可不像是食物……不过很可爱呢。』

『Ve!』

所以这个系列就这么画完啦!这只是我想的反应,不知道会不会更好玩什么的……我杀色差

『uh……这是什么东西?』
『Ve~』
『看来我得去问问店家他卖了个啥给我』

由于某松子刺激我所以描改了一个伊团冰激凌出来,然后脑子一抽想到了如果卢西买到了伊团冰激凌会怎么样……其实想画瓦尔加斯一家如果买到伊团冰激凌的反应的

【露米】向日葵妖精饲养手册『一』

*又名『传说有朵阿尔花』,梗源自 @浮士德

*普通人露X“向日葵妖精”米

*幻想注意,ooc注意

——————————————————————

     某天,伊万在自己阳台的花盆里发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儿。
     那个小人缩成一团躺在向日葵的花盘上,看起来似乎有些冷。
     伊万把那个小人拎起来,晃悠了几下之后,小人儿睁开眼睛,盯着伊万看了看 然后揉了揉眼睛,似乎不可置信的样子。
     对面的大家伙没有讲话,只是一直盯着自己看,阿尔弗雷德感受到了一股寒意,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来自面前的大个子。
    “你是Airf……?”
    “……”阿尔弗雷德脸色一变,在他快要说完那个名字之前大吼了一句:“Hero是向日葵的妖精,是来守护你的!”
     伊万顿住了要把手里的小东西丢出去的动作,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伸出手去戳了戳这个小东西的肚子。
     “别,住手!”阿尔弗雷德大喊大叫着扭来扭去的以躲避对方的魔爪。
     “真是遗憾呐,居然不是阿尔弗雷德呢。”伊万叹了口气,“那么,向日葵妖精先生,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阿尔弗雷德不动弹了。

     我们的北极熊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学开始了他的饲养妖精之路。
     这位向日葵妖精的性格有点刁,所以这必然是一件难事,伊万也有点担心自己无法和他好好相处。
     向日葵妖精先生要求要有一个私人空间,于是伊万给他买了个娃娃屋,还别说,这个娃娃屋的大小倒是很合适。
     向日葵妖精先生很满意,于是就这么决定在伊万家里住下来了。
     就这样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一切都还和平,没有吵架也没有矛盾,伊万很尽心尽力的满足向日葵妖精先生的要求。
    不过向日葵妖精先生有一个困扰了他很久的问题。
那就是他什么时候才能变回去。

【APH】Carousel地狱马戏团『三』

*本家马戏团设定幻想延伸,纯粹的幻想产物,有异色出没

*有借鉴美恐四的一部分剧情,背景设定也是二十世纪美/国西海岸的小城镇。

*主角为黑白伊,双重人格设定

*恐怖片气氛注意,ooc注意,有血腥描写注意
————————————————————

     “伙计们,好消息!”在大家正在准备晚餐的时候,基尔伯特从帐篷外走了进来,“有个有钱人包下了晚上的所有演出!”
      这可比普通的演出赚得多了。
     “那我们明天就可以吃顿好的了呢!”擅长东方杂技表演的中国人晃了晃手里的筷子。
     “王耀做饭!”美国人第一个提议道,于是其他人也跟着起哄,名叫做王耀的中国人扒拉了一下盘子里的肉,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你们这些小鬼啊。”

     来包场的是一个金发的男人,他穿着整洁的白色风衣,戴着一副粉红色的太阳镜,他带着一个打扮性感的女孩一起进到了演出棚,找了个正中央角度最好的位置坐下,演出开始前,他就一直在和他的小女朋友调情。
     来报幕的基尔伯特觉得,这场演出或许不用非常的认真。

     最初上台的都不是什么非常有趣的节目,看客先生和他的小女朋友看的有些昏昏欲睡。
     直到王耀出场,和他的日本搭档本田菊开始了杂技表演,这场演出才算是真正开始。
     魔术师亚瑟变了几个简单的戏法后,叫出了美国人和俄罗斯人,让他们走进了一个高大的铁笼里,大红色的幕布遮住了笼子,亚瑟撤下幕布后,留在原地的不再是那二人,而是一头金毛狮子和一头高大的白熊,它们互看了一眼,对对方发出挑衅的吼叫,驯兽师罗维诺出来,让它们从笼子里出来,又做了一些动物表演。
     那位先生的女友在台下连连叫好,狮子在罗维诺的手下就像是一只大猫,乖顺无比。
     演出结束的时候,费里西安诺拿着气球走到二人身边,给女孩扎了一个可爱的小狗模样的气球:“感谢你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女士。”
     那位先生在看到费里西安诺的脸的时候愣住了,死死的盯着对方,看的费里西安诺浑身不舒服。
     “请问有什么问题吗,先生?”费里西安诺的笑容有点僵了,他呆愣了好一会儿,拿出一个红色的气球,递给了对方,“无论如何,感谢你度过这段快乐的时间。”
     “我叫弗拉维奥。”看客先生没有接气球,而是话不对题的说了自己的名字。
     “好的,弗拉维奥先生。”费里西安诺感觉到卢西安诺想要冲出来把气球塞给对面的人然后赶紧走,他硬生生把这种感觉压了下去。
     “我能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吗?”
     “费里西安诺,您还有什么问题吗,先生?”
      弗拉维奥和费里西安诺的对视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这使得弗拉维奥的女友有些不自在了,她拿手指戳了戳弗拉维奥,然后接过了气球,这才勉强结束了这尴尬的对视。

     “小费里,那个人有什么问题吗?”弗朗西斯走过来揽着费里西安诺的肩膀,关切的问道。
     “不知道,他盯着费里西安诺这张脸就跟见鬼了似得。”卢西安诺一把拍掉了弗朗西斯的手,“手别乱放,你要是想发情,那个粗眉毛可以满足你。”
     “别这么冷淡啊卢西,这样太伤哥哥的心了。”
     卢西安诺没理他 自顾自往自己的帐篷走去,弗拉维奥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这是一个意大利人的名字,他以前确实是一直在意大利生活的,这样的名字或许什么时候听到过,或许是重名的。
     不管了,真烦,马戏团的人都不太会去镇上,买食材什么的都是王耀和本田菊在做,应该也没啥概率再见到,即使再见到让费里西安诺避开就好。

【APH】天国警署『二』

*罗维找弟弟的故事

*现主视角黑白南伊

*费里西的失踪与前面某篇文有关

*ooc注意
——————————————————————

    “你好,这位美丽的小姐,我可以坐在你的对面吗?非常抱歉无意冒犯,但是你看,这里已经满座了。”
     “当然可以了,不会介意的!”其实根本没有满座,明明靠着窗边还有位置,但是突然被好看的男孩子这样搭话,这位女士也是有些小小的娇羞了。
     来搭话的人有着蜜棕色的头发和琥珀色的瞳眸,盯着人看的时候,那双眼睛就好像会说话那样。
     与这位先生的对话非常的舒服,他很健谈,也总能讲很多有趣的事情,引得姑娘发笑。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让我送你回家呢?”看着对面的姑娘要走了,男孩也笑着起身,“请不要惊讶,我没有冒犯之意,不过觉得让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一个人走实在是太不妙了。”

     罗维诺走出机场后,试着给自己已经消失了很久的笨蛋弟弟打电话,但是一直是响铃却无人接听的状态,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后,似乎有人不耐烦的把电话挂掉了,再打过去就是关机。
     不对劲。
     那个笨蛋弟弟是不会有这样的反应的。
    “罗维,费里恰没来接你?”弗拉维奥突然出现在他背后,吓得罗维诺手机都没拿稳,差点掉在地上。
     罗维诺一脸不满的样子,把手机放好:“谁要那个混蛋来接啊!我还不能自己回家了是吗?”
    “好吧好吧!”
     弗拉维奥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就像是镜子要掉下来摔碎了一样的预感,总而言之就是很不妙。

     罗维诺回家后才发现,家里已经好几天没人打扫了,厚厚的积了一层灰。
     “怎么回事,费里西安诺不在家?”很明显是很久没有人在了的样子。
     电话是被人挂掉的而不是直接关机的,难不成那个笨蛋弟弟被人绑架了?
     这个想法使得罗维诺毛骨悚然,如若真是如此,那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过他们家也没什么可以被贪图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费里西安诺失踪了,而作为哥哥的自己则是完全不知情,他甚至连弟弟是什么时候不见的都不知道。
     在他出国的这段时间里,费里西安诺去做什么了?
     罗维诺似乎记得费里西安诺独自去处理遗产事物了,当天晚上也有给他打电话,但是他因为正在谈工作所以没有接,本来是想回一下电话的……人一忙起来就容易忘掉很多重要的事情。
     罗维诺觉得他要去老宅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些什么东西。

【APH】天国警署『一』

*双南伊结成搭档一同工作的故事

*与某篇文是有联系的,不妨猜猜看?

*ooc注意,是幻想注意

———————————————————

一、

    “在看什么呢,罗维诺?”金发的男人站在罗维诺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罗维诺把手机收起来,拿起了放在一边的单反:“没事,只是很久没收到那个笨蛋弟弟的消息了而已。”
    已经半个月没有接到电话,甚至连短信也没有,虽然说国际长途很贵但是也不会这么节省。
    “哦?明明很担心的样子呢!”
    “才没有,老子才不会在意那个笨蛋弟弟呢!走走走继续工作!”
    罗维诺是一名摄影师,他的工作就是世界各地的跑,去寻找好看的风景,然后将它们记录下来,递交给杂志社,这是一项非常不容易的工作,而在开始这项工作之后,他也很少会有时间与家人团聚。
    而弗拉维奥是他的搭档,一个同样来自意大利的男人,他染了一头金发,总是打理的整整齐齐,每天的衣服都不重样,搭配的墨镜也不会重样,可以说过得是非常精致了。
    然而这位搭档既不会帮他拿着工具,也不怎么帮他做辅助工作。
    因为算起来,罗维诺才是那个副手,他们除了摄影的工作之外,还有一项更为辛苦的工作。
弗拉维奥来自天国,他在人间的工作是『铲除恶灵』,而罗维诺的工作则是替他找到那些恶灵,不得不说这是一件苦差事。
    恶灵是人死后无法升上天堂也无法堕入地狱,徘徊在人间不愿离去的灵魂在度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失去了人性而形成的产物,恶灵会攻击活着的人,将他们折磨致死,同时吸收他们的负面情绪,从而变得强大。
     越是强大的恶灵便越是难以被斩杀,也越难以被发现,因为他们会伪装自己是一个人类。
这个时候就需要罗维诺这样能够感知恶灵存在的人来辨认站在他们面前是否是恶灵,然后由弗拉维奥出手消灭。
    “哦对了,罗维。”弗拉维奥突然叫住了正准备按快门的罗维诺,停在花上的黑蝴蝶被吓了一跳,拍着翅膀飞走了,“最近听说,意大利那边出现了一个危险度六星的恶灵,形态为『屠杀人偶』,所以我们马上可以回去……”
     然后弗拉维奥就看到了罗维诺宛如在冒火的眼神:“弗拉维奥——!”

————————————
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对酒当鸽